“我們的目標,不是增加親日或反日的人,而是增加知日的人。”

日本新年的大改變

今年日本年末年初的假期時段與以往有所不同。除了以全年營業為主打的7-11等便利商店實驗性地停止一部份店鋪營業外,飲食連鎖店與超級市場等業界也可見到許多店家休業。雖然明年是否會營業這點應該還是會在計算了今年停業的影響後決定,但年底休業卻也確實地在日本國內形成一股風潮。

為何要休業?

日本的飲食店、超商、百貨公司等其實原本和一般企業一樣會在年末年初休假,但從1980年代中期以來,狀況開始有所改變。

當時的日本正值被稱為「泡沫景氣」的超級好景氣時代,便利商店爆發性地增加,各式零售店間的競爭也持續激烈化。在這個背景下,便利商店業首先開始推出24小時營業的策略(7-11剛在登陸日本的1974年,其營業時間就如同店名所言:早上7點至晚上11點),部分超市業者也推出元旦營業的方針,並導致同業接連跟進。最後,在年末年初時段營業就漸漸成為業界常態了。

%e3%82%b3%e3%83%b3%e3%83%93%e3%83%8b%e6%8e%a8%e7%a7%bb

↑超商店鋪數與銷售收入的變化(條狀圖為店舖數)

到了現代,又為何會出現與此相反的「年末年初休業」風潮呢?這就關連到現代日本的「人手不足」與「工作方式改革」的問題。

在少子高齡化問題漸漸浮上檯面的日本社會中,餐飲業與零售業等服務業面臨了極為嚴重的人手不足問題。為了確保人才,勞動環境必須有所調整。近幾年有在日本超商購物的人可能會感覺到外國人店員的顯著增加,這便是勞動環境調整的其中一個結果。

安倍內閣為了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開始提倡「工作方式改革」政策,主張「減少長時間勞動」「減少非正職與正職間的差別」「推廣高齡者就業」等。各企業最近開始推廣的「年末年初休業」,便是這個「工作方式改革」的一環。

例如拉麵連鎖店「幸樂苑」就在前年12月31日15點後與去年1月1日整日休業,時間長達1.5天。「幸樂苑」一天的總營業格高達約2億日圓,休業1.5天代表他們放棄了約3億的商機。但經營者為了調整工作環境以留住員工,還是必須做出這種決定。

as20181121002493_comml

工作者的心裡話是?

就算經營者覺得年末年初是賺錢絕佳時機,「至少過年讓我休息一下」這才是大多數員工的心裡話吧。

我也曾經有從事過服務業,當時的年末年初也是幾乎毫無休假。雖然年節時期那驚人的銷售額也曾讓我感覺到工作的意義,但內心深處果然還是想要和家人朋友一起過年。就算在1月5日左右終於有假可以回老家,正月的氣氛卻早已消退,同年代的朋友們也都因為已開始工作而見不到面。這種狀態真的出奇孤獨。已經轉職到過年放假的公司後的現在,我固然還是會覺得在新年營業的店家十分方便。但每次想到實際上在裡面工作的人的心情,心中果然還是有蒙上一層陰影。所以,我十分贊成這次的風潮。雖然突然關店有可能會造成困擾,但如果有事先告知的話就完全沒有問題。實際上今年我也沒有聽到任何「店沒開真的是超困擾的」這種意見。反過來說,勞動者也許還會因此而感謝經營者,而在隔年更加努力工作呢。

找回以往的正月風景!

pixta_24933257_m

說道以往的正月,許多日本人心中應該會浮現出家族圍著同一座暖被桌一起看電視的場景吧。所謂「至少正月要和家人過」可謂日本人的共通認知。要是過年時節店還開著的話,不但會導致父母因為工作無法回家,小孩也會和朋友跑出門去,以致家庭無法團聚。常會聽到日本人愛工作的這個說法,不過我認為其實只是日本人在個性上不太有自己去爭取有薪價的勇氣而已(所以日本的有薪假使用率才會低至只有約52%)。有些人會批評工作太多會導致生產力下降,而不敢休假當然也是其中一大理由。只要政府一齊規定「正月就是要休假」的話,日本人就可以毫無罪惡感的去放假。只是目前的政府還沒有做到這個地步,那我們也就只能從改變社會輿論開始繼續推動這個議題。因此,我個人是十分樂見這個風潮繼續擴散下去。偶而感受一下商店不開門的不便也未嘗全是不好的,不是嗎。

今後的日本大概難以避免人口持續減少的情況。既然至今為止的商業模式是在大量人口的支持下才得以成立的,那在條件漸漸有所改變的現在,我們為了要讓多數人可以過更好的生活,必須做出一些改變與選擇。

今後或許日本的店家如了正月外,也會開始檢討週休1日之類的措施。當您有機會到訪日本時,為了避免「特地去了店卻沒開!」這種狀況,也請記得先查詢好店家的營業時間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