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目標,不是增加親日或反日的人,而是增加知日的人。”

新冠病毒對策,台湾和日本有什麼不同?(2)

日本政府在4月7日發表的「緊急事態宣言」會持續到5月6日,其中一個主要目的便是抑制4月下旬至5月上旬的黃金周連假期間的人潮移動。但至今從發表宣言已過了2週以上,目前感染者的數量仍然沒有明顯減少。再這樣下去,緊急事態宣言的期間也十分有可能被再次延長。

%e6%84%9f%e6%9f%93%e8%80%85%e6%8e%a8%e7%a7%bb%e5%ae%8c%e6%88%90

現在,日本的狀況如何?

減不下去的外出者人數

日本政府在4月7日已要求各大企業將出勤人數減少7成,並原則上實施在家工作的方針。

這個措施目前是發揮了一定的效果。除了東京都內原本整天人潮洶湧的電車現在都已經漸漸空了下來外,由於餐廳、百貨公司大多暫停營業,也使得澀谷、銀座、大阪難波等大都市的繁華街不再出現人潮群聚。

%e6%b8%8b%e8%b0%b7%e5%ae%8c%e6%88%90

澀谷,https://www.daily.co.jp/

表面上看起了,政府減少外出者的措施是成功了。但其實在反面卻也引發了許多新的問題。都心的繁華街上人潮確實是減少了,但這卻導致了郊外的商店街開始出現人龍。

%e9%83%8a%e5%a4%96%e6%88%b8%e8%b6%8a%e9%8a%80%e5%ba%a7%e5%ae%8c%e6%88%90

https://www.nikkei.com

此外,也有許多人在假日時不去都心而改前往海邊或山上。既然政府說「換氣不好的場所很危險」的話,「海邊通風良好,應該就沒問題吧」。許多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大量聚集在郊外的觀光地,大大提高了群聚感染的風險。

沒有危機感的日本人

為何在緊急事態宣言下日本的外出人數還是減不下來呢?我認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日本人傾向認為「自己沒問題」的意識。

2003年,東亞各地爆發SARS大流行。中國與台灣等東亞諸國雖然雖然疫情嚴重,當時日本完全沒有出現感染者。也許就是因為在SARS疫情中沒有親身體會到病毒的可怕,才導致現在日本人的危機意識和他國相比仍然薄弱。此外,政府的「外出禁止宣言」也只停留在「要求」的地步,沒有任何強制力與罰則。這多少給人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也有些人甚至覺得「政府乾脆直接發布禁止外出的命令不就好了」。

【店員感染了新冠肺炎的一間7-11店鋪臨時停業並進行店內消毒。門口的公告上只寫著「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而停止營業」,而沒有提到店員感染一事。】

%e3%82%bb%e3%83%96%e3%83%b3%e5%ae%8c%e6%88%90

啊啊,當日本人真是太好了!政府給你的精美小禮物

在日本人正為口罩荒而煩惱時,安倍首相突然發表了「要給全日本每個家庭都發放2個口罩」的消息。

這口罩最近也終於送到我家了。各位看官,這就是政府發的口罩。不但小而且還是布製的。說實在的,很俗。

在發放口罩的消息流出後,日本國內馬上出現了「政府是把國民當笨蛋嗎」的聲音。某個調查還顯示有75%的日本人不會使用政府發的口罩。順道一題,日本單單為了這口罩就花了466億 (!)日圓的預算喔。

%e3%82%a2%e3%83%99%e3%83%8e%e3%83%9e%e3%82%b9%e3%82%af%e5%ae%8c%e6%88%90

迷走中的日本新冠病毒對策。其原因何在?

安倍內閣在口罩問題上淪為國民的笑柄後,又陸續發表了「以收入減少的國民為對象給付30萬日幣」等對策。

但在發表後馬上被指出「要證明收入減少的手續繁雜,沒有即時性」等不少問題,結果數日後政策突然大轉彎,改為「無條件對所有民眾發放10萬日幣」。

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安倍內閣的行動可說是在五里霧中「迷走」。其主要的原因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兩點。

原因1

長期以來支撐著安倍政權的,無非是被稱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的一連經濟措施的成功。

反過頭來,若是經濟發展停滯,則安倍政權的正當性也會因此受到威脅。

正是因為如此,日本政府沒辦法像台灣一樣只把全心放在防疫上,而必須顧慮到支持自民黨(安倍政權)的財經界的反應。這導致了安倍的許多對策都集中在振興經濟、提高景氣等方面。

在台灣,醫界出身的陳時中被任命為疫情對策指揮官,在防疫方面十分活躍。反觀日本,則是以經濟產業省出身西村康稔(經濟再生擔當相)為抗疫的責任者。從這邊就可以明顯看出,安倍政權意在維持政權與促進經濟。

其中,特別是這次政府不斷要求民眾「自重(日文:自肅)」但卻沒有實質強硬對策這點頗受到詬病。因為這種做法可以在疫情沒有受到控制時,讓政府以「那是因為國民不夠自重」等理由輕鬆轉嫁責任。

%e9%99%b3%e3%81%95%e3%82%93%e8%a5%bf%e6%9d%91%e5%ae%8c%e6%88%90

原因2

在暗中支持安倍首相的官房長官・菅義偉,至今為止他不知道幫安倍解決了多少次醜聞問題,可說是安倍政權之營運背後的中心人物。

但最近卻傳出了菅沒有被邀請參加許多重要會議的消息,輿論紛紛臆測安倍與菅的關係是否開始惡化。

安倍與菅的關係變化,可以視為是針對下任首相候選人之政治鬥爭的投影。

任期屆滿的安倍首相,當然希望在退任後讓自己的親信擔任下屆首相,而其最重要的候補人選便是議員・岸田文雄。另一方面,菅官房長官雖然沒有表明想當首相的意願,但其安定的政權營運能力已經颳起了一道人氣旋風,在首相寶座爭奪戰中形成了一股無法忽視的勢力。

%e8%8f%85%e5%b2%b8%e7%94%b0%e5%ae%8c%e6%88%90

也正是因為如此,安倍首相才會在最近漸漸和菅官房長官拉開距離,並開始重用經濟產業省出身的輔佐官・今井尚哉,以鞏固自己的派系。

這次受到酷評的「國民給付金」「口罩發放」等據傳皆是在今井的建言下施行的政策。安倍想要和菅拉開距離的動作卻反而弄巧成拙,使得菅的人氣節節高升。

 

究竟日本能否如期在5月6日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呢?抑或是宣言期限會再被延長呢?這點將會在5月上旬的專家會議中決定,還請各位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