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目標,不是增加親日或反日的人,而是增加知日的人。”

在日本,柏青哥業界的存在有多無敵!?

在緊急事態宣言預計延長的日本國內,政府目前已對卡拉OK店、Live house與各餐飲業者發出了停業要求(日語:營業自肅要請)。

但政府卻對多半給人「換氣不良」且「人潮聚集」的印象、容易引發群聚感染的柏青格店無法採取強硬措施。這是為什麼呢?

%e5%86%92%e9%a0%ad%e5%ae%8c%e6%88%90

新冠病毒對策與柏青哥店的關係

針對卡拉OK店與運動俱樂部等容易聚集人潮的設施,各地方政府已在4月上旬提出了停業請求,現在這些行業的相關店鋪目前幾乎都已停業。

但相較於這些設施在4月上旬就被要求停業,針對柏青哥店的停業要求卻要等到4月中旬以後才終於發布。

貼近市民生活的柏青哥店

柏青哥店目前仍是構成現代日本社會的一大設施。特別是在人潮聚集的大車站周邊等地,常常可以見到柏青哥店氣派的建築聳立在黃金地段上。

近年柏青哥店的數量有連年減少的趨勢。這是因為隨著日本人的興趣漸漸多樣化,不打柏青哥的人也開始增加。

%e5%ba%97%e6%8e%a8%e7%a7%bb%e5%ae%8c%e6%88%90

 

針對柏青哥店的停業請求之所以會比其他業種來的晚,與政府對其之態度有極大的關係。

比方說,東京都原本在4月6日就已將柏青哥店納入停業要求的對象。但在隔天(7日)東京都就收到柏青哥業界的抗議,要求政府將其從停業名單內剔除。其後東京都也真的一度將其從停業要求的名單中除外。

地方政府對柏青哥店採取的措施

但在其後,東京都、大阪府等自治體為了避免感染擴大,又再度對柏青哥店發出了停業要求。此時大部分的柏青哥店都已停止營業,只剩少數店家仍持續開店,並造成人潮聚集而被視為一大問題。對此,各地方政府則祭出「公開不遵守政府要求之店家情報」等強硬措施來要求其配合停業。

<公布持續營業之柏青哥店的大阪府知事>

%e5%a4%a7%e9%98%aa%e5%ba%9c%e7%9f%a5%e4%ba%8b%e5%ae%8c%e6%88%90

https://www.nikkei.com

各地方政府採取的這個措施引發了兩極化的評論。一方面有人從防止感染擴大的觀點上支持政府做法;另一方面也有人從「營業權」「財產權」等方面指出這個措施的問題點。

問題點在於,政府若要強制民間企業停業,自然也必須提供相對應的財政補償。但現在政府的措施僅止於發布「停業要求」。而由於民間企業表面上是在這個要求下「自主」停業,固然也拿不到補償。政府明明只柔性「要求」店家停業,卻公開不遵守之店家個人情報,誠然已一腳踏入停業「命令」的領域了。

大阪府知事針對這點,則提到這是「為了避免群聚感染而無可厚非」的行動。

柏青哥業界所享有巨大利權

在日本,餐飲業界組成了「一般財團法人日本食品服務協會」這個業界團體,卡拉OK業界也設有「一般財團法人全國卡拉OK事業者協會」。而其他產業界也同樣皆設有這種業界團體來保護業者的利益。

但柏青哥業界的業界團體卻擁有著十分特殊的構造。

與政治的關係

柏青哥業界也設有名為「一般財團法人柏青哥連鎖店協會」的業界團體。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協會內竟有40多位國會議員作為「顧問(adviser)」參與其中。與政府關係如此緊密的營運構造,是其他業界團體不曾擁有的。

柏青哥市場雖然連年縮小,但目前仍擁有約20兆日圓的市場規模,每天都有大量的金錢流動於業界間。此外,由於柏青哥店開業前需要經過政府認證,業界自然也慣於施行高額的政治獻金,並進而取得了與政府緊密的關係。

與警察的關係

具有賭博要素而潛藏大量金流的的柏青哥業界,在過去曾與日本黑道有著緊密關係,甚至還成為了黑道組織資金的出處。從掃蕩黑道的觀點上來看,柏青哥店在過往確實與警察權力構築了密切而緊張的關係。

%e6%9a%b4%e5%8a%9b%e5%9b%a3%e5%ae%8c%e6%88%90

為了防治賭博成癮並維持機台公平,柏青哥機台的製造與相關店鋪營業皆需要通過層層檢測與認可。而認可的權力則大多掌握在警察手上。這也使得兩者間發生了實質的利益關係。

舉例來說,柏青哥在中獎時排出的鋼珠數量受到嚴密管控,製造商在推出新型機台前皆須通過「保安通信協會」的相關檢測。「保安通信協會」便是與警察廳關係密切的團體,其職員有3分之1皆是由警察官在退役後擔任。

%e5%87%ba%e7%8e%89%e8%a6%8f%e5%88%b6%e5%ae%8c%e6%88%90

 

<日本每年都有無數的新機台被開發、製造,並導入柏青哥店鋪>

%e6%96%b0%e6%a9%9f%e7%a8%ae%e5%ae%8c%e6%88%90

此外,柏青哥店本身的營業許可則是由各都道府縣的「公安委員會」管轄。公安委員會是負責管理・監督各都道府縣之警察的機構,其職員也大多是警察職員。

(有些評論認為:就是因為這個「由警察監督警察」的構造,導致公安委員會無法發揮正常的監督機能)

此外,在日本也有退任的警視總監(相當於台灣的警政署署長)就任大手柏青哥機台製造商之顧問的先例。柏青哥業界的企業團體已然成為了警官退任後的第二個天地。

=====

先前的記事中,我曾提到安倍政權以經濟優先的態度,對日本的新冠病毒對策造成了不好的影響。而政府與特定業界間的利害關係,也可以說是阻礙防疫措施推進的一大要因。

日本要向台灣一樣達到新感染者0人的境界,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